吴啊萍自述用6年时间实现财富自由还用代号“慕尘”在网上发帖

互博国际_hooball体育手机客户端唯一官方网址  > 互博国际客户端下载 >  吴啊萍自述用6年时间实现财富自由还用代号“慕尘”在网上发帖
0 Comments

“蛮励志”。吴啊萍自述用6年时间实现了财富自由,她在某乎上用慕尘这个代号发了一些小文,从文章里可以看出来她有个富裕的爸爸,父母对她很是宠溺。一毕业第二年转正后,她爸就拿了购房首付给她买了一个她认为的“老破小”。

这间老破小的房子在2014年的南京达到了一万七八一平方,位置是相当好了,估计她父亲已经想到了学区房概念,为未来的外孙做了妥帖的准备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一定没有想到啊萍最后精神出了问题,辞了职还做了居士。

吴啊萍在工作的第5年就已经心心念念的想离职了,她在文章中说要不是要还房贷,她是不会再熬下去了。她已经打算在29岁离职,还要靠自己爹帮着清了房贷。终于在一篇3年前的文章中也就是2019年,她说经济问题已经解决,按照推测她的房贷还清了。

这个靠着镇静催眠药物才能入睡的护士终于离开了她不喜欢的工作,去做了居士。从她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来,太过宠溺的家庭环境造就了她天真,极端,又有点愤青的性格。

再加上抑郁,常年失眠焦虑,使得她容易出现幻觉,而花3000摆几个日本鬼子的牌位就可以替自己消除梦魇又显得她很幼稚,完全不像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,还是北京的名牌医学院。

2022年7月22日,一则新闻冲上热搜,瞬间引爆了14亿国人的愤怒: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地藏殿,常年供奉日本战犯长生牌!

新闻中提到的地藏殿,地处于南京九华山公园的一座玄奘寺内,其中供奉了至少四名曾参加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罪犯。

在曾经发生“南京大屠杀”这一悲壮历史的城市,竟然还能有寺庙供奉这些罪魁祸首,消息一出,举国愤慨!

然而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这些牌位早在2018年就已送入寺庙接受南京民众的香火供奉,这实在让人愤怒,也让人疑惑:究竟是谁将牌位供奉在此?又为何过了四年才被发现?玄奘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寺庙?还有,寺庙的住持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事件的爆料者是一名网友,化名小北。他于近日刷到了有关“南京玄奘寺地殿内供奉日军战犯牌位”的视频,对此他深感不安,常年居住于南京的他,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,随即决定一探究竟。

在遭受过30万同胞被屠杀的城市,这里不被允许在“南京大屠杀”公祭日穿着和服或日本水手服出行,甚至一度不能接受日产车辆行驶在南京的街道。

然而,就是在南京市民对日本饱含着极大的战后憎恨的情况下,南京的寺庙竟然还能出现日本战犯受着南京市民香火的情况,这究竟是真是假?一切也随着小北的探查逐渐浮出水面。

来到玄奘寺,小北顺着视频的线索找到了地藏殿,在地藏殿内最显眼的位置,赫然摆放着六个牌位,其中四人为南京大屠杀主要战犯:松井石根、谷寿夫、野田毅、田中军吉。

他们的名字全部以“友”开头,似乎是为了掩人耳目,但这也可能是他们能够逃脱审查供奉在此的主要原因。

松井石根:日本陆军大将,是曾驻扎过中国13年的“中国通”,这也成为了他带领日军冲入南京的伏笔。他是大亚细亚鼓吹者,更是南京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之一。是他纵容部下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,也是他在远东军事法庭上巧言善辩。

他在1945年被盟军逮捕,1948年11月12日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接受审判,最终判定为甲级战犯,判处绞刑,12月23日零时被押往东京巢鸭监狱行刑。

谷寿夫:当这个名字出现在搜索栏,弹出来的词条便是“谷寿夫玩弄中国姑娘情景”,多么细思极恐,多么骇人听闻!

他是日本陆军中将,更是侵华日军乙级战犯。他在1937年12月13日第一个冲进南京,迫不及待地展开了为期40多天的大屠杀。我被俘军民遭其部下用机枪集体扫射而死者有19万人,零星屠杀15万人!

1947年2月6日在南京军事法庭公审后判处死刑,4月26日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枪决,憎恨他的南京民众聚集在此,连绵数里、骂声不绝。

野田毅:日军下级军官,丙级战犯,南京大屠杀中骇人听闻的“百人斩”竞技赛正是由他开始。他在“竞技赛”中挥舞着军刀,野蛮地砍杀了中国军民105人,甚至认为这是件很愉快的事!审判长石美瑜在宣判中曾说,他们以杀人为乐,其穷凶极恶的程度无人能比,实在是人类害虫。

这样的人,不杀,不足以平民愤!1948年1月28日,野田毅被押往雨花台执行死刑。

田中军吉:陆军大尉,常常穿着白衬衫,戴着军帽。当年在南京挥刀斩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军民时,正是这幅着装。从中华门到水西门,他杀遍南京城,砍死300余人。山中峰太郎所写的《皇兵》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他的杀人经过,1948年1月28日正午12时,田中军吉被绑赴南京雨花台执行枪决。

历史的屈辱让我们14亿同胞久久不能忘怀,这些刽子手却能够在屈辱未过百年的情况下,堂而皇之地将牌位供奉在南京,这是赤裸裸的讽刺,更是明晃晃的警示!

忘记历史就是背叛!勿忘国耻,铭记历史,是我们身处当代和平世界应当对先辈的流血牺牲所作出的承诺,也是我们对自身及国家的交代。

然而,南京这座亲身经历过痛苦磨难的城市,应当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日军当年犯下的罪恶,更比任何人都要敏感有关日本的所有话题。

这其中必定隐藏着什么原因,揭开真相势在必行,首要任务就是彻查这座玄奘寺及住持!

被爆的寺庙地处南京,却供奉着日本战犯,这到底是金钱的诱惑,还是信仰的没落?

玄奘寺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北京东路九华山公园内,北临玄武湖,东接太平门,西临台城,它的历史就曾与日军侵略有关。

1942年初冬,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大肆搜刮,途径雨花台报恩寺,兴致勃勃地来到此地,在三藏塔遗址处四处挖寻,终是挖到了一石函,函内供奉着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。

经上说,舍利子是一个人透过戒、定、慧的修持、加上自己的大愿力所得来的,它十分稀有且宝贵。对于寺庙来说,高僧的舍利是圣物。而日军却在挖到后强行占为己有,最终在南京人民的强烈抗议之下,才仅仅归还了部分顶骨舍利。

1943年初,玄奘大师的顶骨舍利被存放在九华山上的一座砖塔,名为三藏塔。直到2003年,才改为如今的玄奘寺。

2022年7月22日下午,事件一经曝出,南京市玄武区民族事务局立刻展开调查,并立即对寺庙进行了整改,截至22日晚,最新消息指出,玄奘寺住持传真(俗名李义将),已被撤除主要负责人职务,并将玄奘寺关闭整顿。

但也有许多网友表示,从2018年开始,迄今为止已过去四年,为何没有相关部门检查并发现?如果没有网友的正义发言,是否又会将这些战犯牌位永久供奉?

面对这些疑问,政府部门深知工作出现了纰漏,一切都按相关程序执行。玄武区委按程序免去了相关负责人的职务,对市级负责人予以了停职检查的处罚。

结果出来后,算是暂时缓解了民众的愤怒,但是对于供奉日本战犯的主要人物——住持传真,网友们还是翻出了他许多“黑料”。

传真法师是安徽人,法号正宏,于2003年起担任玄奘寺住持,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。在所有人眼中的出家人应是“六根清净”,但这位传真法师却十分“眷恋凡尘”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他不但是南京两座寺庙的主要负责人,甚至还在六家公司中分别担任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并持股的身份,引起网友们的震惊:万万没想到方丈都有商业版图!

从其代表的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看出,其中包括了养老、百货、旅游、学术研究、文化、影视及佛教文化用品开发等。

后来,他倒似乎做了几件“好事”,曾先后筹拍了两部抗日电影,其中讲述的正是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过程,但可笑的是,其中一部电影后来因经费账目不明等原因,传真法师与合作公司打起了官司,公映六年打了五次,争议不断。

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传真身为僧人竟然还曾“投身官场”。2005年10月,传真曾报名参选南京市宗教局副局长,只不过后来因“不符合条件”未通过。

但他又通过别的途径当上了南京市政协委员、江苏省佛教协会理事、南京市青联常委、南京市佛教协会副会长等等。

然而,当网友们深究后发现,最令人震惊的远不止于此。为了敛财,传真法师不在寺庙中潜心修习,反而在数次商业活动中现身,甚至涉足美容行业。

2021年5月的一次商业活动中,传真现身一间名为“朝晖美容”的宣传现场,止不住地夸赞,又在宣传演讲中数次提到:自己也在使用美容卡!因此快60岁的自己,才能如朝晖一般美丽。

要说方丈如何处理他的“身外事”是他的自由,那供奉日本战犯可就不能随意而为了。据网友爆料,玄奘寺供奉牌位的价格大约在3万-5万,好一点的位置更贵!单看几名日本战犯被拍摄的位置,明显处于殿中最显眼的位置,那这份“香火钱”的数额之巨实在令人难以想象,稍加计算,大约也已十万好几。

如果要说住持及僧众收取这笔费用并无冒犯南京之意,那四个明显的、且连续的日本人名出现在此,为何他们却照单全收呢?

其中的细节让网友愈加难以想象,一个佛门清净之地,本该供奉着对国家、社稷作出杰出贡献的好人,如今却将制造惨案的刽子手奉于殿中,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?

这样的寺庙,不再是人民信仰的佛教善堂,也不再是神灵聚集之地,它充满了污秽腌臜之气、铜臭腐朽之风。

可能,当真相被揭开,玄奘寺无论牵涉与否,它都不再会被世人接受。当信仰被折现,所有的后果也应当自行承担,不是吗?

最后再来看这个将牌位立于南京玄奘寺的供奉人“吴啊萍”,他的身份扑朔迷离,从事件爆料至今,依旧没能查到其真实身份,难道我们只能任由“真凶”逍遥法外吗?

1948年11月12日下午1时30分,远东国家军事法庭的厅长卫勃在宣判中说道:“所有日本被告,有罪!”从那一刻起,南京30万罹难同胞得以安息,幸存的南京人民也得到了些许慰藉,日本战犯也在此刻永远被人类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之上。

但是,时日未过百年,妖邪之风再度上演!日本战犯牌位竟然堂而皇之供奉在我南京寺庙数年之久,愤慨、耻辱、憎恨充满我心!

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玄奘寺的附近,就是当年给刽子手们行刑的雨花台,将罪犯的牌位供奉在此,究竟是何用意?

对于这种挑战国人良知、分裂民族感情的行为,背后所做之人其心可诛!然而,事件爆料至今,由于这位供奉人“吴啊萍”隐藏得极好,仍未查获,所以许多网友便忍不住为相关部门“出谋划策”。

有网友称:吴是日本一个非常重要的军港,若将“啊萍”代入日语中,联系起来吴啊萍的真实含义或许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。

如果分析成立,那南京可能已有特务潜入,不过在这个基础上,还有网友分析出,或许这个名字代表的含义是生活在江南地区的日本人后裔。

经过舆论的持续发酵,“同名同姓”的人也相继被扒了出来,一好心网友表示,自己的前同事与“吴啊萍”同名,曾经是鼓楼的护士,如今已然出家了!

不得不说,网友们的“挖掘能力”与“想象力”的确强大,但在没有得到官方宣布的情况下,也千万不要“上纲上线”。

事件发生到这里,官方还在努力探查真相,我们也应该给真相一些时间。或许“吴啊萍”本就不是单独的一个人,有可能是一群人,也有可能是一个组织代号,官方没有通报之前,一切都只是假想。

再来看“吴啊萍”供奉日本战犯的“神操作”,为了避免僧人注意,他先是将战犯们的名字前,多加一个“友”字,企图混淆视听,后来又有人发现,与战犯们一同被供奉的还有一位好人。

她是一名美国传教士,名叫明妮·魏特琳(Minnie Vautrin),中文名叫“华群”。她在1912年来到中国,推动了中国女子教育,合肥三青女子中学就是由她一手创办。南京大屠杀期间,她见证了灾难,心中对中国难民生出同情,便将自己所在的学院改成了收容妇女难民的难民所,拯救了无数的战争难民。

就是这样一个好人,却被歹人以恶毒之心,将她与刽子手奉于一处,这到底是为了讽刺华群,还是为了践踏中国人的良心?

其背后之人的真实心态我们不得而知,但事件的持续发酵已经逐渐变得不可控制,7月22日下午,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也表示,将会对“吴啊萍”这个身份展开详细调查。

如此,我们也只能静候佳音,但更可气的是,还未等到歹人落网,事件的爆料者小北,却自称受到“网曝和人肉”。

小北表示,当初前往玄奘寺取证就曾受阻,不但遭受威胁,甚至还被“泼脏水”说他居心不良!与小北同去的另一位博主也表示,来到寺庙后,先是找了住持对峙,住持和一众僧人也直接承认,供奉的就是日军头目!

遭到威胁后,小北说:“我相信每一个中国人看到这件事后都会和我一样,我不怕他们报复,我对得起30多万遇难同胞!”

听到这里,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对于将罪恶公开的好人,我们予以“网曝”,如果以后的网络都将延续这种风气,那正义又由谁来声张?歹人又由谁来曝光?

再细看小北二人所说,寺中僧人原是知情者,虽说替亡灵超度本是他们的职责,但渡恶鬼往生却是逆天而为!我相信他们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清楚!

我们绝不纵容中国再次出现“汉奸”,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企图对中华民族不利的罪人。

最后,用“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”的官方发声结束: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侵略者所犯下的严重罪行!民族感情不容伤害,期待一查到底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